Home  |  DouBan  |  Albums  |  Jany 

  • 2011-02-06边缘

    看了一晚上面经,还是感觉那个世界离我足够遥远。

    我以为我是搞艺术的跟那些纯纯都没有关系。

    明天干什么?

    后天干什么?

    什么时候洗衣服

    什么时候买要带的东西

    什么时候打包

    我觉得我还没在北京待几天,就又要走了。

    9号同学聚会

    10号D31回上海

    11号面试

    还要做光栅片送给去年带课的三位老师

    还要写论文

    还要做COKECOLA的竞赛片子

    还要准备7月或者12月的日语考

    我觉得我会屎的

    可是如果他们不要我呢?或者我承受不住那么大的压力呢?

    我就这样又把自己推到了一个孤注一掷的边缘

    无路可走。

    Category: